?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-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

子撑父菊

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

住家野狼2016-11-11 16:44:0Ctrl+D 收藏本站

一章

一个青衣小厮悄悄的行在夜色中,他身前数百米处,是个黑衣长袍的男子,一双眸子冷清似寒潭泉水,并不坚锐,也不见柔和,清淡冷然的一片,玄色宽袍上刺着繁复的暗色莲纹,腰身处为符合练武人的习惯,用宽腰带收紧,一笔勾勒出修长的身形,走在曲折回廊中,错身过一根根红漆木梁,衣诀在夜风中翻飞,直到身影消失在一间房门内。

青衣小厮在身后看着顾惘的消失的身影,连忙跟上,小小的出了一口气,乖乖勒!

少庄主真是长大了,王霸之气越来越重了,轻扣了两下门,房内传来淡然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小厮方正的脸露出些许笑意,磨磨蹭蹭的走了进去:“少庄主。”

顾惘轻扫了他一眼:“恩?”

踌躇了一会,小厮道:“少庄主,奴才给你传个话,您……身娇肉贵,莫要生气。”

“你说便是。”

“啊,庄主真是太不正经了,您看黎小姐的相貌多一般啊,怀揣着庄主的血脉都长得那么一般,黎小姐的母亲想来相貌很……是一般般,庄主,真是很坚强,这样的都喜欢!”说完默默退出了房间,深藏功于名,少庄主,我就只能说到这里了!

豆大的橘色烛光在房里摇曳,顾惘的神色在烛光中神色晦暗,静默了良久,转身提剑而起,走出了房间。

躲在门外的小厮看了一眼顾惘手里的剑,赶忙迎上来道:“少庄主你别冲动,弑父要不得啊!”

顾惘偏头看着小厮笑得灿烂:“等到我儿子出生,长大后该成家的时候,会不会遇见和他同岁的姑姑呢?”

“这个……可能性有点……大。”

顾惘没有等小厮把话说完,脚下劲起,飘忽间就行了一段距离,如柳絮飘扬,轻灵飘逸。

小厮望着少庄主的背影,心里感慨,少庄主的武功真是学得快啊,要是遇上庄主……得有一场恶战了。

小厮心里默然,想少庄主的小时候,还是比较可爱的,小厮想起少庄主的往昔,彼时少庄主年不过十五,出去闯了趟江湖,就带回来了个女子。

那个女子叫黄荑,是个明眸善睐的少女,笑起来一口白牙,喜欢穿着一身红色广袖描金绣牡丹的衣服,还好长得很妥帖,看起来很是耀眼,没有什么俗气,据说和少庄主相遇的时候是个夜晚,不偏不倚的挂着这么几颗星子,颇是浪漫,两人各自感觉都还不错,江湖儿女很是开放,相处一段时间就带回家见父母了。

带黄荑回家的那天晚上,少庄主的娘亲一身曲据迤地,看着他,嘴唇张合间只冷冷的说了两个字:

“你妹。”

年少的少庄主冥思了一晚,都没有参透他娘亲说的是什么意思,直到身为小厮的他告诉少庄主,“夫人的意思约摸着是说,那黄姑娘是你妹啊!”说完拍拍顾惘的肩膀以示安慰“你也知道庄主的能力。”

少年的顾惘在房里呆了一整天,第二天就把黄荑送下了山庄,神情很是凉薄。

过了一年,少庄主又带回了一个女子。

那是个很温柔的女子,叫白敏,青丝及膝,白衣胜雪,杏眼柳眉,很是好看。说是爱情,不如说是红颜知己,两人很是谈得来。

小厮觉得,少庄主是该有个可以考虑结婚的对象时候,少庄主那作死的娘又来了,玄黑的簪子垂在耳边轻轻摇晃,冷冷清清的送了少庄主两个字:“你妹。”

十六岁的少庄主沉默的了很久,长久的时间里,房间里只有咯咯的磨牙声,身为小厮的他,只好安慰他未来的主子:“真是巧了,居然又是您妹啊!这个可是如玉夫人的独女啊!少庄主……庄主真是男人中的男人!如玉夫人都拿下了。”

如玉夫人是谁?彼时少庄主六岁,一名江湖人称如玉夫人的貌似带着一名幼女来柳絮山庄认亲,说怀中女童是庄主的女儿,要求认祖归宗,那时是江湖上好大的一个笑话,‘情人携女杀入柳絮山庄,欲夺正位’。江湖上的人,庄里面的人,众人都在说这是柳絮山庄的耻辱。那大约是顾惘第一次清楚耻辱的概念,耻辱就是外面的女人怀上自己的娃,六岁的顾惘那时候是这么理解的。

后来莫名其妙的就平息下去了,也不再见如玉夫人上门讨要说法。

那时候的少庄主只是厌恶着那个仅仅只知道容貌是什么样的的父亲,和那一大堆的‘妹’。

在少庄主的人生中,已经承受了数不清的“你妹”。在长久的荏苒时光中,少庄主已经不是以往那个少年,而他也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和他相处,却不让他联想到‘妹’这个词的女子。

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很普通,和‘妹’这种基因良好,貌美如花的女子是两种生物。

可是,很遗憾,那个怀揣着他爹血脉却长得很一般的女人,因为他的惯性认知而忽略了验证的人,结果……还是他妹。

提剑的顾惘此时已经飞快的来到了柳絮山庄山脚,他势必要将那老不正经的父亲腿脚打断。

夜间墨色浓重,黑漆漆的一片,郁郁葱葱的的树林在黑暗中一片阴森之气,丛林中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豺狼虎豹的叫唤声,一道黑影从林间掠过,只听得远处传来一声声‘咄咄咄’的敲击木鱼声。

顾惘停下身形,立在树林里,那木鱼声似是从四面八方传来,一声声的回荡在山原旷野中,感觉颇为诡异。

静静的站了一会,除了木鱼声没有其他声音出现,林中人应该没有其他的意思,顾惘屏息跃起,衣袍在风中展开,像是展翅的黑色鸦羽。

身后敲击木鱼声顿时消失,顾惘眼中闪过一丝迷惑,站在林中环视着,林中的格局变了!无声无息间,没有一丝明显的变动,在那一跃间就改变了,奇门遁甲?

苍穹中悬着轮圆月,冷色凝炼,像是结满冰霜一样,四周风起,顾惘猛的回头,一时天地变幻,猛烈的风已经消失,天上悬着的月亮已经消失,代替的是高高的石头穹顶,这里……好像是……山洞里!

氤氲的水雾升腾而起,迷蒙了眼前视线,一阵阵温热的水汽从洞内蔓延出,顾惘觉得这里很眼熟,却还是拿出了百分百的警惕,握紧手中的剑,一步步朝内走去。

第二章

透过雾气,遥遥能听见有女人清脆的笑声,直到渐渐靠近,顾惘才看清面前的景象,温泉水池里,有个男人正裸着上半身在泡温泉,温泉池旁跪着一个酥胸半露的女子,正在给他轻轻的捶着肩。

隔着迷蒙的雾气,顾惘看了好几眼,确定这个就是自己家爹,顾不得多想,拔剑便欺身而上,一剑斜斜的的挑过,直刺要害。

正在温泉中享受得怡然自得的顾上铭只觉得一阵破风声快速靠近,转身往旁边一躲,避过了顾惘的那一剑,一旁的女子吓得花容失色,尖叫起来:“有刺客,有刺客。”

顾惘只觉得好笑,和别人家老爹搞在一起了,还不认识对方的儿子,随手两下就劈晕了她。

顾上铭上岸,给自己披上了宽大的外衣,拿起剑就开始和顾惘拆招,水汽氤氲下,剑身如有水光流转,隐隐辚辚,两人身影交缠,你来我往,顾上铭嘲到:“来刺杀用这样的剑,不怕死得早吗?”

顾惘格挡开顾上铭的剑,退开几米远,不对劲!本来打算和爹算一算总账,却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,而且面前的这个人,好像不认识他?

这把骚包的剑的是三年前顾上铭送给顾惘的礼物,因为是爹为数不多的送赠,顾惘没办法拒绝,只好收下这把骚包的名剑。

可是现在,顾上铭不认识他这个儿子,也不认识这把骚包的剑,而且……武功和他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。简直是弱爆。

顾惘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人,和他爹一模一样的脸,精致的眉眼,左眼角下方一颗殷红的泪痣,嘴唇轻轻的抿着,松垮的披着红色的长袍,湿润的长发贴在脸颊和衣诀上,颜色秾丽夺目,站在雾气中,恍惚人的神魂。

这个是他爹没错,顾惘记忆中一个男人能好看成这样的,唯独的一个人就是他爹顾上铭,公式是这样的,爹=妖孽=比女人好看=无数的妹妹。

顾惘轻眯眼多看了两眼,顾惘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看错,面前的这个爹,年轻了很多还得加很多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皮囊的妖孽感,和他爹那样沉稳的魅感不同,面前的人,太张扬,眉梢眼角都是少年人的青春意气。

再仔细的看看这个山洞,这个……貌似是九涧禁地下的温泉洞。

九涧傍地而生,地泉和雨水分九径而下,是柳絮山庄的一大景观,而九涧后面是顾家禁地,九涧下的山洞里就是一股温泉水涌出,引九涧的水相混,就是现在的温泉池。

顾惘有点被冲昏了脑子,现在才把绕不开的思维慢慢停下来,九涧在柳絮山庄背面,而他明明是在下山的过程中,为什么会在温泉洞?为什么他爹看起来那么年轻,为什么他爹不认识他?

疑问一涌上来,顾惘被突如其来的事件冲昏头脑,而来不及凝结的思绪重新平静了下来,端着气势冷静的问道:“何人在禁地下银秽?”

牛气哄哄的问总比弱弱的问有效果,顾上铭被对方的口气一惊,开场先被压了一头,摸不清对方的底,只好自报家门:“柳絮山庄少庄主,顾上铭。”

开你玛丽隔壁的玩笑,柳絮山庄少庄主不是他顾惘吗?顾上铭不是本本正正的庄主吗?=a=

他爹来和他抢少庄主位置了吗……

看着顾惘沉默不说话,顾上铭站在原地也有点疑窦,面前的这个男子他居然会顾家的柳絮剑法,而且以顾上铭的感觉来说,对方应该还是配着顾家心法练的,一个会柳絮剑法并且练着顾家心法的男子,刚才因为他在禁地下的行为,甚至在严厉的呵斥他。说是顾家以外的人,谁信?

顾上铭自然也不信,第一反应是想起了顾家世代相传的一个故事,九涧之上禁地,是顾家最后的保命杀手锏,只有每一代庄主可以进去。而这样的传说,在时间的推移中,变成了,顾家有高人坐镇,平时不会出手,但若有大难,高人便可力挽狂澜。

其实顾惘小时候也听过这个故事,是很小的时候被用来吓唬他的,‘少庄主快睡觉哦,不睡觉高人就要来抓你回去吃了。’那时候顾惘也只是很平静的转身,留了个给后脑勺给那些仆童丫鬟看。

水珠沁透顾上铭身上的宽袍,有些黏湿的贴在身上,他并没有在意,只是看着顾惘问道:“敢问尊姓大名?”

“顾惘。”

顾上铭眼神一亮,会柳絮剑法,练顾家心法,而且还姓顾,符合那个故事的可能已经无限大了。

顾惘看着顾上铭纤弱的模样,打斗过程中领子松垮的敞开,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胸膛,还有某两点若隐若现飞粉红,看着纤弱却不失力量,按他的眼力估算,应该是十八十九的年龄段。

∑(°△°)︴为什么他和他爹差不多的年龄,却能站在一起?

……不科学啊。

两人就互相看着,也不说话,直到顾惘挽起一个剑花,把剑收回剑鞘内,笑道:“真是遇见怪事了。”

顾上铭看着对方把剑收起了,自己也把剑收了起来,客气道:“相逢就是有缘,我做东,去山庄内喝一杯?”

顾惘没有拒绝,他现在得去柳絮看看,到底发生什么了?

第三章

两人身影从林间掠过,飞快得只能看见虚影,直抵柳絮山庄门下,柳絮山庄依旧是柳

评论列表:

复制